旅途时光
当前位置:首页 - DIY >

中国电影现状:因为假,所以不得人心!

2019-05-10来源:杭州热线

作者:徐兆寿

上海人民出版社《电影与文学的常道》  


当前中国电影症候分析


最近,知名导演冯小刚在其微博上讲,自己用心拍的电影挣不到钱,而随便拍的电影却赚了几亿票房。这条微博引起了极大的争议,并引发一场口水战。不管其是否出于调侃或宣传,这条微博却道出了冯小刚的艺术向度:金钱与娱乐至上。《私人定制》在院线上的评价一直很低,在万达院线上的评价未上过6分。也就是说,没达到及格线。为此,清华大学教授肖鹰对冯小刚作出了近乎绝望的评判:冯小刚已才华尽失


从冯小刚出发,我们有必要对当前中国电影存在的一系列问题进行一次宏观的分析和判断。从电影艺术的本质出发,从走向国际、展显中国电影文化这样一个高度来看,我认为,目前中国电影存在的问题还非常之多。概括起来讲,有以下症候:

   

 一、技术至上。


电影从一经产生之时,它就天然地成为综合文学、美术、音乐、舞蹈、建筑等为一身的一种艺术,它突破了文学单纯地以文字来讲故事的局限,成为一种以视觉和听觉为媒介的新的艺术。显然,它更加切近于人类的感官本身,因此,它也就必然要取代文学等艺术,成为今天最受宠的艺术之王。这是新媒体时代艺术最为突出的本质。


我们也不得不承认,文学将成为电影的一部分而被电影所取代。这并不意味着文学的精神就此灭绝,恰恰相反,文学等艺术精神将在电影艺术中得到张扬,并传至永恒。那么,我们就必须承认,电影从本质上来讲,它的最高属性仍然是艺术。它在这样一个众声喧哗、信仰没落、娱乐致死的时代仍然应该担负起建立人类精神家园的使命,它仍然应该高扬艺术的大矗,让艺术女神的美丽抚慰人类正在枯萎的心灵。


但是,今天的情形恰恰相:我们看到,在众人的眼里,电影只是一种娱乐消费品,电影是工业。在强调文化产业发展的今天,更多的官员和经营人员将其当成产业,很少有人将其当成艺术。也因为如此,电影人总是将新媒体时代的技术手段奉为圭臬,将技术捧为至上。自电影《阿凡达》将3D技术炫技至绝境之后,一场以3D为武器的电影之战便全面展开。这至少在中国的电影界证据确凿。《了不起的盖茨比》虽然是美国电影,但中国院线以其3D技术为宣传点,中国观众在目睹这样的名著被3D技术“糟践”一翻后,也期待中国的3D电影。当《狄仁杰之神都龙王》出现之时,人们惊奇地发现,3D技术并非那么玄妙,中国人一样可以达到,可是,当人们看完这部影片之后,还是不免长叹一声:除了技术,中国的电影还在追求什么?


   

 二、娱乐之上。


不可否认,电影从一开始便带有强烈的娱乐功能。默片时代的喜剧大师卓别林给人们提供了一个又一个忍俊不禁的电影场面,但是,在那喜剧的背后,在人们开怀大笑之后,都不免跌入对整个人类处境的深思。之后,尽管一代代电影人想使电影变得深刻,变得更为艺术,但似乎无法改变电影娱乐的本质。


这在著名的美国传媒文化研究者尼尔•波兹曼的《娱乐至死》中极尽论述。波兹曼认为:自从电视这一视听媒体产生以后,以往的一切媒体都开始让位于它,精英话语模式逐渐被大众话语模式取代,公众话语日渐以娱乐的方式出现,并成为一种文化精神。波兹曼还没有论述到新媒体。事实上,在新媒体产生以后,这种现象变得日趋严重。现在,就连传承文化的大学里,大学生也不再像以往那样读书,大学教授被迫要用娱乐的方式授课,学生才喜欢。易中天的幽默与解构便是一个代表。


     

三、金钱至上。


从电影史上来看,在法国、韩国等国家,电影曾经成为一些艺术家所醉心的先锋艺术,其探索精神始终未断。一些国际性的大奖和学院派的奖项都曾倾向于这些电影。但是,从近年来中国电影发展的情形来看,探索性的艺术电影越来越少,年轻导演已经无力探索新的艺术道路,成名导演早已醉心于票房而忘记了艺术的探索。冯小刚、张艺谋、陈凯歌等无一不是。

   

在此,我们不得不批评另一种现状,即电影演员的金钱至上,使电影的制作越来越难。演员在电影中到底属于一个什么样的地位?显然,在很多时候,它等同于导演的地位,甚至比导演更富灵魂地位。如果一部影片有好的剧本,也有好的导演,但没有好的演员,它就无法完成。即使是那些经由名著改编的电影,没有好的演员也是枉然。演员是前台的表演者,导演是后台的创作者。他们是一个整体。既然导演都是以经济利益至上,演员何尝不可以如此?这样,导演、演员便都陷入一个金钱至上的怪圈。究其原因,都是艺术上的迷失所致。


电影本身所附带的属性,只是因为走过了头而成为病相。



造成这种病相的原因如下:


批评缺位


冯小刚与众网友的口水战透露出一个问题,即电影批评者这一中间环节的缺位。从接受美学的视角来讲,一部电影拍完后,这部电影后面的命运就靠电影自己走了,与导演就没有多大关系了。观众在欣赏这部电影的时候属于再创造的过程,观众如何去评判都是可以的。但批评者在这中间就要担当导演与观众中的联系者、中间人,要做专业的引导者。


电影作为很年轻的新型艺术,虽然也有不少的人从事批评,大学里也有不少人在做电影方面的研究与批评,但是,从报刊以及网络上表现来看,真正的批评还是缺位的。一个明显的症候是,导演及演员很少在意过哪位专家学者的批评,他们自认为自己的水平远在批评者之上,而观众也很少知道有哪位可信赖的电影批评者。由于批评的缺失,电影艺术的大门便无人把守。


   

知识分子精神缺位


知识分子在今天是稀缺的。我所说的知识分子精神是那种具有独立、自由的批判精神、执着追求真理的牺牲精神和敢于担当人类使命的无畏精神。他们不会被技术、娱乐和金钱所俘虏,也不会为艺术而艺术,他们的精神远远高于这些。


在人类历史上,每一时期的艺术家尤其是文学家们中间,必然会出现几个这样的知识分子。而在他的周围,拥有一大批这样的追求者。这些知识分子不仅便人类的精神得以焕发新颜,而且也促使艺术产生新的革命。


比如庄子与其散文、屈原与楚辞、李白与唐诗、曹学芹与明清小说、鲁迅与新文学。虽然电影人不是作家和学者,但是,电影作为最新的艺术传播方式而存在,那么,电影人自然就担当起了过往知识分子的使命。但是,正如一些人所讲的,今天中国电影人的整体素养还不是很高,就拿中国一流作家大多都不愿意参与电影剧本的创作这个现象来说,就已经说明问题。

   

 知识分子精神的缺位,使得中国电影始终徘徊在娱乐与技术的层面,这也是我们的电影为什么不能在国际影坛上站起来的原因所在。有些艺术家们似乎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不知如何解决它。《私人定制》中,王朔和冯小刚在第二个故事中讲的就是这个问题,他们已经意识到中国的电影人被娱乐收买了灵魂这个问题,然后在第三个故事中试图想摆脱“小我”,实现知识分子的大境界,可惜的是,这样一种想法过于生硬、过于直白,反倒使艺术死亡。究其原因,这种大境界只是娱乐精神的一种,是一种伪境界。

    

不仅仅是电影如此,整个中国的艺术都面临这样的困境。学者刘军宁早已意识到这个问题,曾通过媒体呼吁中国当发起一场文艺复兴运动。他认为,我们已经来到这样的运动前夜,我们也已经具备了思想条件,但是,他没有述及形式。先不去说文艺复兴运动是否必要,而就影视、网络、手机等媒介形式的产生已经使人类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这一点来说,他应该重视文艺复兴运动的成果在哪里。今天来看,欧洲的文艺复兴有一个条件是来自于中国的造纸与印刷术的传播,它有效地解决了艺术与思想的传播形式问题,而它的成果便是产生了伟大的文学、绘画、音乐和雕塑。今天,影视和网络等电子媒介代替了造纸印刷术,它更有效地解决了艺术与思想的传播途径,那么,我们要探讨的是,当文艺复兴真的来临之后,它的成果仍然是文学、绘画、音乐和雕塑吗?它又复兴什么?

精彩小说:

我从来不信这世上有什么鬼神之说,直到那一天…

罕见“官二代”感慨:中国的官威太盛了

捞尸人为什么最怕捞到年轻女人?有一种尸体给多少钱都不捞!

科员和局长上厕所,意味深长,看懂的都是高手

老外飞机上玩弄空姐,被中国退伍兵摁在地上打...

后语:大量粉丝还没有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希望大家在阅读后顺便点赞,以示鼓励!坚持是一种信仰,专注是一种态度!

为您精选3个优质微信号,喜欢就长按关注哦。

官场书屋

iguan-chang

在这里,读懂官场

长按二维码,自动识别,添加关注


官场野史

guan--chang (本文来自旅途时光整合文章:http://www.kxdmmr.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相关推荐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kxdmmr.com ©2017 旅途时光

旅途时光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