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时光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

“华沙之跪”:忏悔任何时间都不晚

2019-04-14来源:极客网

· 70多年前,德国法西斯在希特勒的领导下,犯下了滔滔罪孽,对犹太人实行了惨绝人寰的种族清洗,将近600万犹太人被屠杀。

· 这个手上沾满鲜血的国家,曾经给整个世界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惨绝人寰的大屠杀

德国地处欧洲中部,当年希特勒想要建立包括欧洲德意志人民在内的“大德意志帝国”的野心,就是从东邻开始的。

他先是在1938年12月将奥地利变成德国的一个省,又于1939年3月占领捷克斯洛伐克。

这时,在东边的邻国中,还没有归属德国的就剩下波兰一个了。


“华沙之跪”:忏悔任何时间都不晚


1938年8月31日午夜,一支德国党卫队化装成波兰军人,在德波边境上制造了一起所谓“波军袭击德国”事件。

随即,德国电视台马上播出希特勒的讲话,希特勒声称德国受到了波兰的“侵略”,并以此为借口正式向德军下达了进军波兰的命令。

1939年9月1日凌晨4时分,德军2500辆坦克、2300架飞机、150万兵力,从西、南、北三个方向同时向波兰发起攻势。

在德军闪电战术的袭击下,波兰的军事防线很快崩溃,波兰人民的厄运从此开始了……


“华沙之跪”:忏悔任何时间都不晚


1939年9月,德国法西斯占领波兰不久,盖世太保总头目海德里希发出了“灭绝犹太人”的指令,德军对犹太人的迫害随即升级。相继在东欧各地及德国本土建起众多的犹太人隔离区和集中营。

1939年年底,华沙约有居民131万,其中犹太人35万,占城市人口的1/4以上。当时他们多居住在华沙老城的西部,据说那时这里是世界上继纽约之后第二大犹太人聚居地。

1940年11月间,这块华沙犹太人聚居区的周围也被围起了高墙,架上了铁丝网,1/4以上的华沙人就被圈进这片只占城市面积4.5%的土地上。

德军还将周边抓到的犹太人和非犹太人不断押解到这里,这里关押的人数最多时超过了45万

随后,纳粹军队在这里进行了惨绝人寰的大屠杀

1943年4月19日,忍无可忍的犹太人在隔离区内举行起义,遭到纳粹德军的残酷镇压,绝大多数犹太人都惨遭杀害。

截止1943年底,围困在这里的近40万犹太人几乎全部遇难。犹太人隔离区也随即被德国军队夷为平地。

“华沙之跪”

二战结束后,德国被分为联邦德国和民主德国两部分。

战败后的联邦德国,通过赔款、道歉,赢得了西欧各国的好感和信任,自己也实现了经济的腾飞。

但是,与东欧各国的关系仍是冰封一面,在这样的深仇大恨面前,联邦德国与东欧诸国的友好往来任重而道远,时任德国总理勃兰特深知肩上担子的沉重。

1970年12月7日,这是一个很平常的冬日。

但对波兰来说,又是极为不平常的一天,因为这一天,曾是波兰人民不共戴天的敌国领导人来到了这里,他就是联邦德国总理勃兰特。

按照行程,他来到华沙当年的犹太人隔离区,向那里的英雄纪念碑敬献花圈。

勃兰特缓缓走上石阶,前面是巨大的青石纪念碑。

他跟随两位手持花圈的波兰卫士,面容肃穆,近乎僵硬,整个人好似凝固在历史情景之中。

花圈落地,勃兰特礼节性地躬身抚平以德国国旗为底色的条幅。

随即,后退几步,这时,历史性的一幕出现了——他双膝骤然跪地,面向纪念碑,以宗教般忏悔的姿态,在敷上一层薄冰的石板上纹丝不动地跪立了半分钟之久

“华沙之跪”:忏悔任何时间都不晚

勃兰特跪在波兰犹太死难者纪念碑前

勃兰特突然跪下,他的随同人员惊呆了。

这个举动显然没有在日程安排当中,它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随同人员一时手足无措。

在场媒体无不大惊失色,现场直播的播音员竟然语无伦次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是狂傲不可一世的德意志民族,第一次在世人面前显露谦卑

而周围的波兰官员和民众,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举止深深震撼了。

各国记者们在短暂的愕然之后,纷纷举起相机。

一位跪立在冰冷石阶上的德国总理的形象立刻传遍了世界的各个角落,成为二战后世界历史上意义重大的瞬间定格。

这就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华沙之跪”,被誉为“欧洲千年来最强烈的谢罪之举”

德国《明镜周刊》随团记者写道:

“他对此项罪孽无需承担任何责任,当初也没有亲历这段历史。

要是此人还是自发走进华沙隔离区并屈膝,那么,他的屈膝绝非出于自身利益

而是为所有必须屈膝却没在此屈膝的那些人而做——因为这些人缺失勇气或匮乏能力或无法鼓足勇气。

于是,他来认罪,认领一项他本人无需承担的罪责,且乞求宽恕,一种他本人无需获得的宽恕。

他在替德国屈膝。”

这一屈膝使东道主波兰人感动,尤其是时任波兰总理约瑟夫·西伦凯维兹,一位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幸存者。

2000年,波兰政府在“勃兰特屈膝之处”竖立纪念碑一座,并命名周边空地为“威利·勃兰特广场”。

比立碑更为意义深远的是,德国与波兰之间的“世仇”得以化解,这对于冷战,实为摧枯拉朽的一击。

这一屈膝使德意志民族回归世界大家庭,犹太人开始逐渐宽恕德国人,德国也最终走出纳粹阴影。

勃兰特荣登当年《时代周刊》年度人物,翌年又获诺贝尔和平奖,以彰其“为欧洲和平创设前提”。

“在德国历史悬崖边,面对百万受害者所铸成的历史沉疴,我只是做了一个人在语言失效时该做的事。”在1989年出版的回忆录中,勃兰特如是说。

同时,他否认作秀之嫌,因为垂首默哀甚或鞠躬致敬均无以表述其忏悔之意。

在媒体采访时,勃兰特进而阐述:

“我认为,我最终除了传递一个信号之外,别无他法。我不属于希特勒最野蛮的追随者,以这个身份,我在祈祷,我还为我的民族在乞求宽恕。

“华沙之跪”:忏悔任何时间都不晚

1971年12月11日,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翌日,勃兰特在奥斯陆大学发表题为《我们时代的和平政策》讲演。

开篇首句为:

“1971年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一位活跃于政坛的人物,褒奖的只是他日后一如既往的事业,而非现已取得的成就。”

在亲眼见证冷战终结之后,勃兰特于1992年含笑辞世。

1973年,勃兰特接受意大利著名女记者法拉奇采访时,谈到了自己当时采取这一出人意外的行动的感受。

他说:

“我明确区分罪过和责任。我问心无愧,而且我认为把纳粹的罪过归咎于我国人民和我们这一代人是不公平的,罪过只能由希特勒等发动二战的战犯去承担。

尽管我很早就离开德国(二战期间勃兰特流亡国外,从事反法西斯斗争),但对希特勒上台搞法西斯主义,我也感到有连带责任。

出任德国总理后,我更感到自己有替纳粹时代的德国认罪赎罪的社会责任。

那天早晨醒来时,我有一种奇异的感觉,觉得自己不能只限于给纪念碑献一个花圈。

我本能地预感到将有意外的事情发生,尽管我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献完花圈后我突然感到有下跪的必要,这就是下意识吧。”


“华沙之跪”:忏悔任何时间都不晚


华沙犹太人纪念碑

“华沙之跪”是一个分界线,尽管当时只有一半的联邦德国公民赞同勃兰特的做法,但对德国以后的发展和影响无疑是良性的

此后响应勃兰特反思举动的德国人越来越多,并逐渐形成主流。

世界舆论称,“德国总理跪了下去,德国人民站了起来”

德国对纳粹罪行的忏悔不仅体现在认罪态度上,他们五十年代就成立了“索赔协会”,迄今为止对犹太受害者的赔偿总计已超过890亿美元,约合5500亿元人民币。

编辑 | 黄帅 审核 | 吴秋红

转载文章地址:http://www.kxdmmr.com/lvyou/370.html
(本文来自旅途时光整合文章:http://www.kxdmmr.com)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标签:
二战 勃兰特 希特勒 军事历史 欧洲
网站简介 联系我们 网站申明 网站地图

版权所有:www.kxdmmr.com ©2017 旅途时光

旅途时光提供的所有内容均是网络转载或网友提供,本站仅提供内容展示服务,不承认任何法律责任。